雾鬼

爱丽丝

小段子而已,莫得逻辑,随性发挥,文笔很差,轻喷


灵感来自《人柱爱丽丝》,我想应该都猜得出来是谁,兄长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性格啦

ps:私心all入出tag


第一个爱丽丝十分的骁勇善战


前往不可思议国的路上充满了谜题和怪物


为了知道真相他不停地斩杀怪物


鲜血染红了他手中的伞


最终因为触犯了那绝对禁止的规定而被驼先生关在白色的房间里


除了尽头的铁门外,他的生死又是怎样呢?










第二个爱丽丝是个温柔到不可思议的人


他在熊猫的指引下来到不可思议国


包容一切的性格让他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蔷薇树旁的茶会从未停止过


终于有一天大家无法忍受他对任何人一视同仁的态度


深深爱着他的大家分享了他


温暖的双手


不强壮却让人有着安心感的身躯


像是绿宝石一样透彻的眼眸


白色的蔷薇被染红


最后那能包容一切的心怎么也找不到


最近一次看到,是出现在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奇怪的人手上








第三个爱丽丝有着美丽的容颜和完美的身材


桃粉色的发色活泼可爱


是所有男性梦中的情人的化身


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为了不被不可思议国路上的怪物吃掉


用她的身体诱惑了许多人


创立了一个荒诞的国家


她就是至高无上的女王


胆怯的女王终日被濒死的梦纠缠烦扰


恐惧着日渐腐朽的身体


恢复美貌的紫红色药水来自一位女巫


为女王介绍女巫的是一个带着羊驼头套的怪人


再怎么维持那颗心依旧逐渐腐朽










第四个爱丽丝是一对兄妹


羞涩的妹妹和坚强的哥哥,他们互相扶持着前往不可思议国……


哥哥在与怪物战斗中因为眼睛被强烈的光线照到而模糊,惨死在怪物嘴下


妹妹怀抱着愧疚,牵着驼先生的手来到不可思议国,最终永远沉睡在甜蜜的梦境中


 


 


 


 


 


 


【all金·数个夜晚①】骑士与他的神明[安金]

“嘘,现在什么都不要说,请听我讲完这个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他们都信仰着一位名叫[ ]的神明,而那位神明也仁慈的保佑着王国的人民。


我要讲的故事,就在这个王国里发生。


安迷修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骑士,这不仅与他是骑士家族的次子有关,更重要的是,只要成为神殿的骑士就有机会再见到他——守护萨蒂里王国的神明。


至于为什么是“再”,其实在他很小的时候,那位神明曾亲自为他赐下祝福,虽然还小,但他仍记得那时的画面


穿着白袍的金发神明在幼小的孩童面前俯下身,明媚笑容像太阳一样温暖。他抱起男孩,蔚蓝的眼眸像天空一样纯净,他男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神力画下的符号在他亲吻过的地方时隐时现,代表着这个男孩是神明庇佑的。


那轻柔的触感是安迷修一直不能忘却的


打从那开始,身为私生子的安迷修在家族中的待遇变得好起来,同辈也不敢再欺凌、辱骂他,他也从那时起发誓一定会成为神殿骑士,永远守护着他。


无论发什么事,他永远是神明忠诚的骑士。


死亡也不能使他屈服!


“神啊,我向您忏悔。”


棕发的骑士如是说道。他单膝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从彩玻璃透出的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片阴影,只能看见他那如宝石一般的绿眸。


“我爱上了一个人,一个我不该爱上的人。”


“他是我的主人,而我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下向他表达了心意。”


温润的嗓音在教堂中回荡,虔诚的话语让四角箭头上的人影动了动


“他太过高高在上,为了和他在一起,我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将他拉入堕落的泥沼中,囚禁了他的灵魂与肉体。”


“我向您忏悔……我最最敬爱现在独属我一人的神明啊!”


最后的忏悔词说完,棕发骑士的笑容依旧温柔,碧色的眼眸中却充满了病态而又疯狂的爱恋。


他起身,缓缓的向前走去,盔甲碰撞发出“嗑哒”“嗑哒”的声音。他在巨大的四角箭头面前停下,抬手,抚摸着被绑在上面的少年的脸,然后毫不犹豫咬住少年脖颈,留下青紫的牙印。


骑士,或者叫他安迷修注视着少年的脸,蕴含着病态情感的碧眸对上了死水一般的蓝眸。


皱了皱眉头,只是虚扶在少年腰上的手动起来,一直向下,修长的手指在少年苍白的皮肤上来回划过,滑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手移向大腿内侧……


满意地看见少年的脸泛上红晕,眼睛因为蒙上一层水雾而看起来更鲜活。


安迷修停下作乱的手,吻上少年的唇,没有深入,只是贴着唇瓣一点一点的舔过去,直到确定少年的唇都沾上他的味道才停下。


在少年的唇上痴迷的看了好一会儿,安迷修像是想起来什么,略带歉意的看着少年已经浮现渴望的眼睛说:“真是十分抱歉,在下刚刚忘了……毕竟您真的太美味了。”边说着他把盔甲卸下,手颤抖解开扣子,对接下来的事眼里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安迷修光裸着上身,温柔的解开绑着少年的锁链,并在少年掉下来的时候稳稳接住少年,两人一起倒在地面上


被抱住的一瞬间,血肉的香气扑面而来,本就被本能控制少年毫不犹豫的张嘴咬了下去,一块鲜血淋漓的肉就这么被咬下来,少年几乎是嚼都不嚼的吞了下去。


安迷修任由少年动作,他一只手紧紧环住身上少年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少年不知何时变为银色的头发,头埋在少年的脖颈处轻嗅。


少年对身上越来越大的力道和脖颈被舔的感觉毫不在意,只是机械性的撕咬面前的肉体。堕落的神明需要信徒血肉的供奉,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进食了,如果刚才不是有专门用来束缚神明的锁链捆着,在安迷修一靠上来是时候他就直接咬下去了。


被最爱的神明需要而产生的冲动让安迷修不住的喘息,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眼前少年的颈间,尽量留下自己的气息。


“怎么了?”感受到少年越来越慢的动作,安迷修想这么问,却只发出几个气音,他的喉管已经被咬断


少年抬头,满嘴的血肉让他只是做了几个口型,根本说不出话来。


安迷修像是知道他要干什么,强硬的把他又按下去,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几乎是贴着少年的耳朵不断的做着口型。


“没事的,没事的……”他无声的对少年说,少年在颤抖了几下终于抵不过不断上涌的食欲继续啃噬着血肉。


“因为在下爱着你啊!”


安迷修擦去少年眼角的泪水,抱起陷入昏迷的少年进入教堂的一扇小门里,将他身上已经被浸泡成暗红色的长袍褪下,换成新的,又怜爱地吻了吻少年精致的脸,才将重新抱起少年把他绑在四角箭头上。


看着少年被身后彩窗透出的光衬托的纯洁而美好,安迷修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


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的神明,突然手一僵停在半空,他收回手,身体虚化为黑雾,盔甲和长椅上的双剑也同样化作黑雾消失。等到他的身影出现,就是在一座城门口,他俊美的脸上浮现深沉的阴霾,他用剑指着因为他的出现而警戒的士兵们,他的声音不大,却能让所有人听见


“不许踏入这里一步。”嗓音依然温润却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穿戴与士兵明显不同的贵族因安迷修不同寻常的出现方式脸色苍白了些许,他想起之前过来的路上当地人讲述的传说。


“被诅咒的骑士守护着这个王国。”


让他有些恐惧又想起传说中被骑士守护的珍宝,贪婪浮上他的心头。


“给我上,打败这个家伙!”


他大声驱使周围的士兵。


领头的不敢违抗,只能硬着头皮向那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怪人冲去。


安迷修表情漠然,举起了剑。


怪物……他绝对是个怪物!看着自己带来的士兵不到三小时就全灭,贵族捂着自己被刺穿的腹部惊魂未定地骑马逃离那座城门,他疯狂抽打身下那可怜的牲畜,只想快点远离。


安迷修没有管那个逃走的贵族,他将没有粘上一滴血的剑插入剑鞘,身体化为黑雾再次消失 。


他又出现在教堂中,痴迷地盯着少年熟睡的脸庞,轻声许下誓言


“我会永远在您身旁。”


正在改的初稿,本来是想写一个灵异恐怖的故事
幼儿园文笔

亡灵魔女和沉默寡言系男孩→病态忠犬系青年

渣作,练习,动漫眼